抗日兄弟萧健皆、萧仁皆

2014年12月26日来源:县委统战部 作者:曾毓成  点击数:

 

萧健皆、萧仁皆兄弟,洞口县月溪乡人。出身书香家庭,他俩自称为“一只两脚规”。均为抗日救亡做出贡献。

萧健皆原名兆平1909.2-1983.8),曾就读宝郡联中任学联主任,受到马列主义教育,走上革命道路。率领同学开展学运,组织纠察队捕捉反动势力游行、焚烧洋油堆栈,赢得邵阳市人交口称好。1926年与贺绿汀同时加入共青团,后任武冈县青年团特别支部书记,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江口地区党支部书记,组织200多人的地下农会。大革命失败后,敌以共党要犯悬赏通缉,他“报死”寻党几十年,历尽艰辛,不忘初衷。“西安事变”后,国共再次合作,他想方设法进行抗日,保护百姓和难民。

宣传抗日  凝聚人心

193512月红军长征过了洞口几天后,他才知道,立即前往追赶未赶上。失去这次返回革命大队伍的机会,成其终生憾事。但当他得到红军长征胜利的消息后,心里几近熄灭的灯又明亮了。从此总是特别关心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一有机会就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他说“自从日寇南京大屠杀,举世震惊悲愤,尤其是对无辜的妇女儿童的残杀和奸淫,激怒了多少炎黄子孙。我们必须唤起民众,共赴国难。”他带头投笔从戎。1939年武冈组建抗日志愿兵团,他怀着“带我家乡兵,抗日保家乡”的美好愿望,率众参军。赴宝庆永师管区,编入一团三营13连任少尉排长。开至广西陶家村训练,和群众关系搞得很好,帮助群众插秧,很受欢迎。但新兵屡受虐待,过年吃不上几片肉,六月不给夏衣,还穿着入伍时的棉袄,满身虱,遍峰疮,苦不堪言。他质问连长:上面发的军饷军衣哪去了?连长恼羞成怒,大打出手。家乡兵闻讯赶来相助。连长占不到便宜,直告营部团部,诬其聚众闹事,作乱犯上,而被撤职,贬为附员。他看到国民党昏庸腐败的本质未变,顿觉抗日无望、报国无门,遂约家乡兵逃跑回家,并至信远在云南守护滇缅公路的三弟萧仁皆:“三千里外忆沧江,远道孰与别恨长;祖国河山残半壁,何如执戈保家乡。”劝其回乡,一起保家卫国。1941年,健皆受聘中心小学教员利用教学宣传抗日,深得萧家良校长和同事器重!从这年起在校长支持下,每年都要集中各保小学举行一次“七七”纪念活动,聘请外来教师张景云和金敏幼夫妇(从江苏流亡而来)教唱他们带来的抗日歌本剧本,如《河北对口曲》《流亡三部曲》《黄河颂》《游击队歌》《义勇军进行曲》《慰劳伤兵歌》《延水谣》等等,抗战歌声此起彼伏,学园热气腾腾。中心小学又把这些歌本剧本转播到各保校,习唱习演。1942年管竹小学在“七七”纪念大会上演出的流亡三部曲,在插曲《松花江》“爹娘啊……爹娘啊……”的悲壮歌声中,台下观众触景伤心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一揩一抹的动作和咽咽呜呜的泣哭声,台上台下,融成一片悲切感人场面,为日后的全民抗战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抓枪杆子  领导抗日

在抗日战争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他深深体会到:没有枪杆子和党的领导,老百姓的生命财产都是没有保障的。有鉴于此,就暗中策划组织群众,从事抓枪杆子的活动。19381月,他回到老家欧溪茶子冲,先后在欧溪、月溪、江口、罗溪等地,串连了80余名热血青年,着手组建抗日队伍。1942年经他策划,萧姓四溪(月溪、欧溪、牛溪、管竹溪)决定成立自卫队,公推萧仁皆为队长,以公仓积谷作给养,收集四溪内的零散枪枝,外加部分新猎枪,以萧姓子侄和姻亲为队员,组织了40余人的自卫队。他又与同在中心学校任教的平镇乡前几任乡长萧旅卿、萧国英,一起讨论时局,认为日军很有可能占江口,决定先把妇孺老少送往深山罗溪、罗翁的“四友社”开荒避难;一旦江口失守,弟兄们就拿起枪杆子,借助雪峰山的有利地形,沿湘黔公路打游击,抗日除奸。萧旅卿等对萧健皆这位共产党员本来就有几分敬佩,也很想留个抗日的好名声,便把有声望的萧钟杰也请了来,四人一起云找时任平镇乡乡长萧梦礼,经反复劝说,萧梦礼同意从乡公所的公枪中分出一部分汉阳造步枪、中正式步枪给自卫队。健皆又串联了从国民党军队逃跑回来的家乡兵,扩大了自卫队队伍。19446月正式成立以贫苦农民为主体的江口抗日自卫队,计60余人枪,萧仁皆任队长、健皆为总指挥。

19448月,邵阳沦陷,战争风暴即将降临洞口,健皆指挥自卫队抓紧军事训练,并将月溪、欧溪一带18-25岁的200多名男丁组织起来,进行操练,周密部署岗哨,严密注视敌情,准备随时参战。又动员月溪、欧溪的群众疏散猪、牛、鸡、鸭,藏好粮食,随时应付战事。估计有人会当汉奸,布置严加防范。

1945年雪峰山会战在洞口打响后,健皆指挥自卫队利用熟悉的地形地物,与敌展开麻雀战,敌人炮击时偃旗息鼓,炮击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时在敌后,时在敌侧,打得日军晕头转向。自卫队侦察组长萧宪朗在坪江冲里抓着一个散纸钱为路标的人,送到指挥部,经健皆严厉审问,得知他是在山沟里给日军引路,带日军去包抄中国军队。于是,通过电台联系了仙山界的中国防军,再派一精明队员把纸钱往仙山界方向撒去,一直撒到山脚。仙山界位于月溪西、坪江北、江口南,中国军队在这里陈兵上千,并修筑了坚固的工事,做好了充分的迎敌准备。稍倾,数百日军沿着纸钱路线快速前进,很快进入了中国军队的火力网内。指挥官一声令下,数十挺机关枪、十余门迫击炮、上千颗手榴弹,一齐打向日军。日军伤亡过半,慌忙退却;驻军乘胜追击。健皆率抗日自卫队在敌退路上截击,日军前后挨打,除一小股逃脱外,余皆被歼。这一役共击毙日寇400余,缴获长短枪500多枝。

雪峰山会战争夺焦点是人形地、三个坳。人形地地处月溪正西方,制高点在中国军队掌握之中。日军欲夺人形地,进而抢占制高点。先头部队120联队的600余人,配火炮数门,向人形地进攻。日军续派援兵,中国援军也不断增加。“拔山”部队从洪江赶来增援,绥宁的刘廷昆也带了一连父子兵赶来和萧健皆合作。健皆主动与“拔山团”黄团长接头,介绍地理情况和自卫队情况,详谈了该团如何参战,并与之讲定:一、保证粮肉送上火线;二、每连配给一名自卫队队员当尖兵带路;三、不准士兵抢掠群众。黄团长非常佩服健皆才干,当即聘其为该团临时作战参谋。当日下午,由健皆率领悄悄地向坪江(今月溪乡坪江村)的日军据点靠近,神不知,鬼不觉摸到敌军南侧埋伏。夜幕降临,突然用迫击炮短距离攻击,日军招架不住,慌忙逃跑。从而收复了坪江,有效地支援了人形地的中国守军。5月又率“拔山”团在三个坳坚持了三天三夜,到了第三天率团向主阵地左翼发起猛攻,日军前后受敌,开始退却。最后以日军的彻底溃败而终结。抗战胜利后,这支极有战斗力的自卫队,作为保护人民的地方武装一直保留着。49年健皆率队出山,成为江南别纵队的一部分。

抗日救亡  一切为民

健皆打鬼子为的是救国救民。日军进攻溆浦龙潭时,龙潭至江口全程戒严。沿湘黔公路逃亡的难民,前不能进,后不能退,上千人聚集江口,听到龙潭传来的隆隆炮声,心情异常紧张。健皆先通过王昌明、姜子仲、郭痒等三位有声望的难民,做好稳定工作,再派自卫队带路,把全部难民转移疏散到欧溪的深山老林里。又反复向难民解释:日本并不可怕,他们声称三个月灭亡中国,现在七年多了,中国不是没有被消灭吗?日本鬼子打了这么多年仗,精被力尽,后援艰难,必然失败;我们这里山高林密、地广人稀,只要万众一心,团结抗日,一定能取得胜利。难民们逐渐消除了悲观恐惧情绪。找到了一条新的求生之路,纷纷感谢不已。他还说:驻江口一线的国军是74军王耀武部,一到战争来临,就下乡杀猪抢掠,名为采购,我自卫队有理有利的应对他们,他们欺善怕恶,见我们有枪就不敢放肆了。这对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起了一定的作用。解放后健皆虽遭冤狱,还为山区人民建了40多处小水电站,并创办农民业余学校,群众赞其为“雪峰英杰”并评为县劳模,省委统战部誉其为《雪峰明珠》,拟安排省参事室秘书,后因其去世而作罢!

 

萧仁皆,又名兆安1918.6-1951.4)。1938年宝郡联中毕业,回家完婚。见到当时一本《民族之血》的照片册,真实地记录了南京大屠杀灭绝人性的暴行。便奋笔疾书:“倭寇不灭,何以为家。”毅然投笔入伍,军训后不是调往前线抗日,却后撤3800里赴云南惠通桥守公路。他逐步认识到蒋帮假抗日真反共的真面目。接家书后,1942年春只身脱离国民党部队回家,在家乡抗日保家卫国。

破奇案  当上队长

1942年仲夏,布商周玉南在月溪至欧溪途中的桂花树三岔路口,被一伙强人抢得一干二净。就近报告了驻林家溪的海军陆战队追剿。一支二三十人清一色快慢机队伍突然包围了欧溪芳田冲院子,将贫苦壮汉萧前华五花大绑,并将整个院子洗劫一空而去。胡说萧前华他们抢劫布商,刑讯逼供打得死去活来,逼不出结果。进而株连亲属将其兄萧前祥也捆去了。可怜他70多岁的老父急得神经失常,疯疯癫癫奔跑求救。乡亲们都知萧前华是老实巴交的本分人,有目共睹的事实是布商被劫的当天当时,他在家做家务未曾外出,于是大家凑钱联名具保,钱财诈去不少,人就是不放。这就激起民众公愤,聚集了几百人,扛起锄头、梭标、鸟铳。海军陆战队仗着有60炮和机关枪在手,哪将几根梭标鸟铳放在眼里,他们变本加厉,竟以中途脱逃为借口,将受刑伤得根本走不动的萧前华枪杀于铲子坪。冤哉惨矣!万众悲愤,健皆、仁皆更加气愤。健皆止住大家不要碰硬;让仁皆秘密侦察,仁皆四处侦察历时半月,外来狐狸逃不过雪峰猎手的眼睛,终于摸到线索,查明抢劫首犯将所有赃物都存放在姘妇家中,首犯也不时在姘妇家宿夜。在平镇乡警协同下,一举将劫匪人赃俱获。布商认人认赃核对无讹。在乡公所审讯之下真相大白:原来这伙匪徒正是林家溪海军陆战队郑营长的心腹死党,受其密遣,拦路抢劫,真是官匪军三位一体。部下被擒,天机泄漏,郑营长气急败坏,即率一加强连,冲入平镇乡公所将其心腹劫出,杀人灭口,枪决于柳山坪,还说是枪决他营的逃兵。仁皆肩负乡亲重托,专程上诉湖南高等法院,痛斥郑某罪行。在人证物证及匪犯供词俱全情况下,只好将这郑营长“解职查办,以平民愤。”同年江口筹建自卫队时,一致认为萧仁皆受过军训,有指挥才能,侦破奇案生擒匪首,告倒撵跑海军营,智勇可见一斑,一致赞同其为自卫队队长。

打日本  游击制胜

仁皆率队神出鬼没地活动在江口、月溪的崇山峻岭中,出敌不意英勇顽强地打击日本侵略者,屡建奇功。1945425日,日军从山门经长塘侵入月溪。他率队驻扎在离月溪7.5公里的管竹溪一个叫龙洞庵的小寺里观察敌情,发现日军漫山遍野往月溪方向前进,即带队转移,边走边鸣枪。日军听到枪声,以为碰上了中国大部队,直往枪声方向猛扑。自卫队地形熟悉,爬山越岭动作快,打几枪换个地方,边打边退;日军初来乍到,哪里响枪就往哪里追,追来追去瞎扑空。只几袋烟功夫,自卫队就把日军远远地甩到后面。月溪的老百姓听到枪声,及时上山。待日军赶到月溪时,早已人去房空,街上空荡荡的,河里水茫茫的,船只排筏全被自卫队提前隐藏起来了。日军只好屯兵月溪周围。接着他忠实的执行健皆的决策,与“拔山”团及刘廷昆部一举收复坪江,使得丰阁之敌往月溪方向收缩。54日,他率队带“拔山”团从贺家岩头抢占了三个坳合岩屋制高点,据守一悬崖小径。日军骤然集兵4000余,改用波浪式战术,再次猛扑三个坳,分别向各制高点发起冲锋。在合岩屋的悬崖小径上,也有一股日军缓缓向上爬。他们认为这里是悬崖陡壁,无人防守,也就无需炮火掩护,便可轻巧地占领悬崖,奇袭守军,抢占到制高点。但自卫队早就在这里等待他们了,待敌人一进入火力网,仁皆一声喊“打”!十几颗手榴弹扔向敌阵,步枪子弹也好像长了眼睛似的落在日军头上。20多个士兵有来无回报销了。敌机关枪急忙向自卫队阵地扫射,自卫队从阵地正面溜到了侧面稍事休息。日本兵在火力掩护下发起了第二次冲锋,在山间小径上艰难地往上爬。爬了好一阵,还没登上制高点,从侧面却飞来了密集的子弹、手榴弹,只有挨打的份,根本无还手机会。日军咬牙切齿“死啦,死啦”地败下阵去。敌机关枪又是疯狂地扫射一番,打得树叶落、尘土扬,石崖溅火星,而自卫队已在另一阵地擦拭枪械了。自卫队在石崖险要地段与日寇激战八昼夜,打退了一次又一次冲锋,使敌人不能越雷池一步。日军怎么也搞不清有多少中国兵?中国兵摆了什么阵?

阻掳掠  反遭捆打

日军败退后,自卫队回欧溪,国军一个连也跟下山,因有几天没有给养供应,到欧溪就要掳掠群众。仁皆急忙劝阻。谁知那连长蛮横之极,根本不把这几十人的地方部队放在眼里,大骂“你们都是汉奸!”命令士兵将仁皆架起,一顿枪托子,并要拉出枪决。这一来,队副刘廷昆与自卫队战士个个都怒发冲冠,哗的一下散开,抢占有利地形,拉开战斗架式,眼前一场火拼就要爆发。幸“拔山”团一副官来到,一看不好,连忙喝斥住手,命令将仁皆放了,并对仁皆好言慰勉。仁皆也看在共同战斗抗日份上,不予计较,找来保长,给他们拼凑了一顿饭菜,打发他们走路。可他抗日虽幸免伤亡,但为保护群众,反挨一顿枪托子,打伤了臀部及腿骨,好久不能走路。但从此他与廷昆就团结得像一个人,为1949年起义打下基础。(作者系县委统战部退休干部曾毓成)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