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   魂(散文)

2004年08月09日来源:洞口文学特辑 《桔子红了》 作者:王祯辅  点击数:

 

   深秋季节又闻到蜜橘飘香。雪峰山东麓这块独具特质的红丘岭地带以其亘古不变的博爱孕育了一大片一大片橘林,赐予在这方热土上生生不息的人们。我有幸成为这方热土的子民,生于斯长于斯;有缘抚摩啖食令齿颊留香满口生津的净果,触摸一个被时光雨水洗刷千年的梦境,追逐一段来去无碍的千古香魂。

  薄暮时分,我踽踽独行于青黄杂糅的橘林,昏黄的夕阳占领了周遭所有的风景,给大地镀上了古朴的金色,橘林瞬间泛出灯黄的油彩,高古的枝头挂满了一坛坛熟透的秋意。苍凉的秋风迎面而来,吹得衣角猎猎作响。我恍若听到悠远的跫音叩响空寂的长廊,又恍若看到三闾大夫峨冠博带独步于橘林,夕阳雕塑他从容的形态,大风吹乱他幽暗的长发,他清朗地吟诵那首如昨的诗篇———《橘颂》: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曾枝剡棘,圆果抟兮。青黄杂糅,文章烂兮。精色内白,类任道兮。纷緼宜修,姱而不丑兮。

  掷地有声的逸响伟辞穿越纷繁的岁月,抒发出“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感慨。当年的吟唱,变成了诗词的咏物之祖,让一代代子民常吟常新。往事越千年,在这块红丘岭地上不仅生长着“受命不适,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的橘树,其间更有踏着屈原足迹心忧天下,求索不已具备橘树气慨的时代精英。他便是这方水土引以为豪的蔡锷。他根植于这方为之饮泣不忍道别的南方山水,在风雨如晦的日子里,不为袁世凯利诱,“受命不迁”,费尽周折义无反顾地从北平回到云南,肩负时代使命,殚精竭虑护国倒袁再造共和。鼓角撼天地,旌旗拥万夫,就在蔡将军登高一呼,豪杰云集的一刹那,历史从此改写。“宝树生净果,香兰有道根。”蔡将军不正是南方这株“宝树”上生出的“净果”么?这片土地不也因此而变得大气磅礴么?穿行橘林间,一如穿行于如歌如诉的往昔,我感觉远离卑琐远离尘嚣,徒然而生一种忧郁的感动,这种感动源于生命的本质。脚踏这方土地,一如站在伟人的位置,我觉得双脚在印证一段历史,只因我太渺小无法达到先行者的高度。

  走出橘林,像从千百年前的梦境中回到现实一般。举目可见洞口塘双壁岩雄峙两岸,平溪江穿流其中,不舍昼夜。岸这边湘黔古道依山西行,绿树葱郁人迹罕至,对岸蜿蜒的公路穿洞远去。此处地势险要历为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是抗战时期湘西会战的主战场,这里曾炮声如雷,抗日军民在此重创侵华日军,打碎了日军武运长久的美梦。此时战火的烟尘散尽,一切复归于平静。战时的交通无法承载和平年代发展所需,这里曾一度变成僻壤。人们还清楚地认得那一个橘子丰收的年境,这里曾被周恩来总理命名的“雪峰蜜橘”因交通不便来不及外运,许多蜜橘滞留在枝头,坏烂殆尽!“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屈大夫如果见此情形,定会扼腕长叹大放悲声的。现在这片土地不再沉寂。平溪江两岸的山头彩旗迎风招展,勾勒出怀邵高速公路洞口段的雏形,高速公路的建设者们已经进驻施工现场,他们或高或远如豆的身影嵌在苍茫的大山之中,他们会神话般地把这壮丽的峰壑变成坦途。到时邵怀高速公路穿境而过,横跨平溪江,洞穿雪峰山直抵怀化,以后此处将是何等壮观的景象?以后,雪峰蜜橘还会遭受以前的境遇吗?

  夕阳似火,红得如同累累垂垂的蜜橘,把连绵的青山、蛇行的碧水、舒卷的烟云都渲染得火红。此时,我胸中吐纳的是蜜橘沁人心脾的香味。

 

 

 

                        (此文获“桔子红了”征文三等奖)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